广西壮族自治区鑫世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关键矿产、材料产业供应链面临的问题

来自: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田进 “我国重要矿产高度依赖海外,其中石油、铁、铜、镍、钴等12种战略性矿产对外依存度超70%。新材料领域方面, 中国工程院2019年组织研究的制造业26个领域中外对比分析报告显示,新材料领域与制造强国相比差距大,属于对外依存度极高的8类产业之一。”

在12月18日的首届中国产业链创新发展峰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干勇在演讲中列了上诉数据。他也从多个维度和案例展现了中国关键矿产、材料产业供应链面临的问题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在关键矿产、材料上,从国内看,干勇表示,中国大量关键材料与部件依赖进口,受制于人,包括关键矿产依赖进口、关键技术不掌握、产品出口向国外。未来,中国能源资源综合进口依存度仍将呈不断上升趋势,大量依赖进口的局面将长期存在。

在具体案例上,干勇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领先全球的5G技术所用的射频器件和数字电路芯片等基础材料及关键设备几乎全部依赖美、日等国;高速发展的航空航天、深海、远洋装备所用的高温合金、碳纤维、铝锂合金、特种合金等严重受制于人,其中高等级碳纤维只能以非正规的渠道进口;集成电路制造产业所需的八大类近1000种关键材料有90%以上依赖进口;万亿元规模的显示产业所用的关键材料85%依赖国外。

从国外环境看,干勇表示,此前,美国针对中国关键矿产与材料产业出台多个行政令。如美国联合澳大利亚、巴西、刚果(金)和赞比亚等10个国家加入《能源资源治理倡议》,组建矿产资源大联盟。而这10个国家是中国矿产资源进口主要来源地,也是中国最主要的海外矿业投资地。

干勇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进口的85%铁矿石、36%铜矿、20%金矿、58%的镍矿、95%钻矿均来自上诉10个国家;中国企业海外矿业投资也高度集中在这10个国家,其中中国94%铜矿、84%钻矿60%锂矿海外权益产量来自上述国家。

针对上诉问题,干勇提出了四方面建议。包括全力支持中国五矿集团(现国内唯一矿业航母)等矿业公司,力争10年内能够打造出3艘跨国矿业航母;以中国磷、石墨、萤石、稀土、煤炭等优势矿产为主体,在中国上海打造“一带一路”矿产品交易平台、冶金材料交易平台、矿业权交易平台、资本市场服务平台,主导“一带一路”贸易格局等。

在新材料方面,干勇表示,此前随着中国经济爆发式增长,材料能买则买,对材料的原创性、基础性、支撑性缺乏足够的重视。新材料成为中国“短板”中的重灾区,对产业安全和重点领域构成重大风险。

中国工程院2019年组织研究的制造业26个领域中外对比分析报告显示,新材料领域与制造强国相比差距大,属于对外依存度极高的8类产业之一。通过分析梳理信息显示、运载工具、能源动力、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国防军工等五大领域所需的244种关键材料发现,中国在先进高端材料研发和生产应用方面差距甚大,仅有13种材料国际领先,有39种国际先进,与国外有较大差距的101种,其中与美国有巨大差距的有23种。

干勇表示,一方面,中国新材料领域有着自己的特点,如生产体系基本完整,产业规模不断壮大;材料应用水平逐步提高,创造了巨大经济和社会效益,2018年新材料产业产值达3.64万亿元,已成为中国重要的支柱产业;另一方面,仍存在产业链自主可控性较差、原始创新能力不足、智能化水平较低、产业支撑体系不健全等问题。

在高端材料的技术壁垒上,干勇举例到,日本东丽和帝人公司垄断了高性能碳纤维及其复合材料,美国铝业掌握飞机用金属材料的80%专利,美国杜邦、日本帝人控制对位芳纶纤维90%的产能,美国科锐占据碳化硅单晶70%以上的全球市场份额。

合作伙伴:
主营产品:涂料辅助材料,色浆,轻工涂料,木器涂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