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壮族自治区鑫世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股价翻倍,我却看空的“新材料黑马”

来自:合肥天邦家具有限公司

作者| 晨光

数据支持| 勾股大数据

来源 | 格隆汇探雷区(ID:glh-tlq)

2020年8月21日,宁波长鸿高分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鸿高科”)正式登陆上交所。

主营苯乙烯类热塑性弹性体(TPES)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实控人陶春风为国内富豪,曾以82.7亿元财富值,位列2019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331名。

接下来,探雷哥带大家扒扒陶春风旗下的这家上市企业——长鸿高科。

原材料采购与消耗数据存疑

招股书显示,长鸿高科披露的“主要原材料供应情况”:

报告期内,苯乙烯、丁二烯两项原材料采购金额共计16.36亿元,按照各年度占原材料采购金额的比重测算,报告期内原材料采购总金额为20.11亿元。

与此同时,长鸿高科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成本合计15.32亿元。

报告期内,采购与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消耗二者之间相差高达4.79亿元。

在正常逻辑下意味着,报告期内长鸿高科原材料采购总额高出主营中材料消耗的部分,除去一些零星用途消耗以外,大多应体现在公司存货中。也就是说,存货报告期期末相比期初应增加大约4.79亿元。

披露信息显示,2016年12月31日长鸿高科存货账面价值为2284.29万元、2019年12月31日存货账面价值仅为9107.24万元,净增加6822.95万元。意味着还有近4.11亿元的存货采购,需要进一步求证具体去向?

有意思的是,探雷哥把时间跨度缩短至2019年全年,也存在数据勾稽不匹配的问题。

长鸿高科在2019年采购原材料金额高达8.49亿元,同期主营成本中直接材料、制造费用合计才8.21亿元,探雷哥即便假设制造费用来源全部是材料成本,两项数据之间的差额仍然高达2800万元。与此同时,2019年底存货账面价值9107.24万元比2018年底的8160.94万元,净增加仅为946.3万元。探雷哥发现,当年采购金额与消耗金额、净增加额之间,仍然有高达1800万元的差额。

大客户,疑似“空壳”公司

报告期内,长鸿高科营收从2017年的4.91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1.57亿元,增幅135.64%;归母净利润从2017年的0.69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2.15亿元,,增幅211.59%。

由营收到利润,不难看出长鸿高科报告期内的高增速。这一出色的业绩离不开,长鸿高科诸多大客户的鼎力相助。近两年,新进前五大的宁波瑞林盛祥贸易有限公司(简称宁波瑞林)闪亮了探雷哥的眼。

2018年,长鸿高科向其销售7688.27万元,销售占比7.73%,为排名第三的大客户。而到了2019年销售额更是高达2.75亿元,销售占比24.19%,跃升为第一大客户。

天眼查显示,宁波瑞林成立于2016年4月,注册资本为300万元人民币,自然人林阿明100%全资持股,参保人数为零,疑似为一家“空壳公司”。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成立时间不久、注册资本偏少、自然人独资的公司,在报告期2019年却站上了第一大客户的位置,和长鸿高科做着2.75亿元的生意。探雷哥对此销售的真实性存疑。

诡异的销售玩法

报告期内,济南一诺公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济南一诺”)是长鸿高科长期合作的重要直销客户。

2017年,济南一诺向长鸿高科采购金额为2206.91万元,位列第二大直销客户

2018年,济南一诺向长鸿高科采购金额为1528.91万元,也是位列第二大直销客户。

连续两年为长鸿高科第二大直销客户的济南一诺,在2019年开始,却诡异般的不向公司直接进行采购了,转而向公司经销商山东赛法建材有限公司进行采购,难道采购价更优惠?

然而,山东赛法建材有限公司还是一家2018年6月才成立的新公司。

探雷哥设想也许是公司基于业务发展进行渠道整合的缘故。扒扒资料,2019年直销第五大客户为宁波海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销售额为1377.69万元。

2019年,山东赛法建材有限公司却没有挤进直销前五的序列。探雷哥隐约感觉经销商山东赛法建材有限公司手握济南一诺这种优质客户,也未能进入直销前五大,貌似手上也没有多少客户可言。

众所周知,向厂家直接采购,一般都要好过从经销商手中拿货,毕竟经销商也要“雁过拔毛” ,那么济南一诺舍近求远,转向经销商进行采购,这背后的原因着实令探雷哥费解。

结束语

实控人陶春风旗下还拥有科元集团、科元精化、宁波立德腾达燃料能源有限公司、科元天成、定高新材、宁波恒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广西长科在内的21家公司,是一家规模较大的化工集团。

科元集团旗下的科元石化(美国)曾为美国纳斯达克的一家上市企业,却有着很不光彩的历史。曾因违反证券法的反欺诈、信息披露、财务与账务记录等规定被美国证监会调查、遭投资者索赔。

最终,以公司缴纳100万美元的民事罚金、首席财务官缴纳25万美元的民事罚金接受判决,而与美国证监会达成和解协议。

投资者提起集体诉讼,最终科元石化(美国)向投资者支付265万美元及利息,而达成和解协议。

截止2020年12月17日,长鸿高科市值高达126.5亿元。探雷哥,希望其本身标的是健康的,而非科元石化(美国)那般。

主营产品:涂料辅助材料,色浆,轻工涂料,木器涂料